ST围海控制权争斗升级 控股股东欲罢免新任管理层

ST围海控制权争斗升级 控股股东欲罢免新任管理层
每经记者:胥帅 每经修改:梁枭 控股股东要免除上市公司的新任董事、监事,一出环绕上市公司操控权抢夺的大戏又将演出。 今天(11月13日),ST围海(002586,SZ)发布布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围海控股)要求举行股东大会免除现任董事、监事,算计六名。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董事、监事的就任时刻还缺乏四个月,且彼时取得了围海控股的赞同。 现在,围海控股为何又要免除曾赞同在ST围海就任的上述董事、监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或和ST围海新任董事会上台之后的一些做法有关。 控股股东要免除董事、监事 ST围海操控权争斗晋级。 今天(11月13日)晚间,ST围海布告称,公司于今天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围海控股《关于提请举行2019年第三次暂时股东大会的函》。到信件宣布之日,围海控股合计持有公司股票4.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3.06%。围海控股现提请公司董事会举行2019年第三次暂时股东大会,并审议免除公司现任三大非独董、三大独董、三大监事。一起,围海控股还分别提名了对位人选。 详细来看:围海控股要求免除的董事是仲成荣、张晨旺、陈祖良;免除的独董是黄先梅、陈其、费重生;免除的监事是黄昭雄、贾兴芳、朱琳。与之对应,围海控股提名的董事是冯婷婷、沈晓冰、张人杰;提名的独董是李罗力、唐建新、马洪;提名的监事是王少钦、郑云瑞、邵宁峰。 围海控股的免除理由是,相关董、监事没有实行其作为董、监事应当尽到的职责和职责,不适合持续担任公司董、监事职务。 鉴于事态紧迫及严峻,ST围海董事会已发函向控股股东求证相关事项的真实性,并要求弥补供给相关董、监事没有实行应尽职责和职责的详细状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围海控股提交的免除名单中,仲成荣、黄昭雄、贾兴芳、费重生都或多或少具有“千年系”布景。ST围海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现,上海千年工程出资办理有限公司持有ST围海5900.66万股,持股份额为5.16%。 ST围海此前发布的布告信息则显现,黄昭雄是上海千年城市规划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司理;贾兴芳任上海千年城市规划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司理;在2011年11月至2018年5月期间,费重生任上海千年城市规划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据启信宝信息,上海千年工程出资办理有限公司是上海千年城市规划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有后者45.03%的股权;而仲成荣是上海千年工程出资办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有其77.17%的股权。 上海千年工程出资办理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图 图片来历:启信宝网页截图 奇怪的是,除“千年系”董、监事外,围海控股一起要免除的还有“围海系”的“老臣子”。 ST围海此前发布的布告信息显现,2012年12月至2014年10月期间,张晨旺便任ST围海的项目司理,尔后又任浙江围海出资有限公司副总司理;朱琳则任围海控股的团委书记、党办副主任。最有意思的是,本年8月2日,围海控股还曾独自提名陈其为独董。时隔3个多月,围海控股却要免除自己提名的独董。 新董事会以为实控人危害股东利益 现在,ST围海的董事长为仲成荣,但控股股东仍是围海控股,实践操控人则为冯全宏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ST围海新任的董监高是本年换届推举产生。本年7月31日,ST围海时任董事长冯全宏掌管的董事会上,全票赞成了对仲成荣等董事、监事的提名;本年8月16日的第2次暂时股东大会上,仲成荣、张晨旺、陈祖良等董事、监事均成功中选。 有意思的是,据彼时ST围海发布的股东大会决议布告,投票股东代表的股数为6.85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9.88%。其间,投票中小股东代表的股数仅为7438万股,仅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5%。投票成果显现,仲成荣、张晨旺、陈祖良取得的赞同股份数分别为6.52亿股、6.39亿股、6.39亿股。而据上市公司半年报、三季报发表的数据,围海控股持有上市公司4.93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3.06%,且期间持股数量不变。由此能够估测,围海控股在仲成荣、张晨旺、陈祖良等董事、监事推举事项中均投了赞成票。 半年报发表的ST围海前10名普通股股东持股状况 图片来历:ST围海半年报截图 那么,围海控股为何仅时隔3个月就要免除其曾赞同在ST围海就任的上述董事、监事? 虽然工作的本相不得而知,但从ST围海新任董事会就任后的做法中,外界或能看出一些端倪。ST围海新任董事会要清算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资金占用事项,锋芒直指冯全宏。 本年10月15日,ST围海以冯全宏、宝鸡支行、朗佐交易、围海控股、围海交易为被告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状》。 依据ST围海彼时发布的布告,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公司实践操控人之一冯全宏以ST围海名义,为围海控股的子公司围海交易及围海控股的关联方朗佐交易等主债务人供给担保,为主债务人获取宝鸡支行的4.6亿元承兑汇票供给担保。2019年3月,冯全宏将ST围海子公司围海建造集团工程开发公司在宝鸡支行的1.4亿元存单作为对朗佐交易开立承兑汇票的担保。 ST围海以为,冯全宏、朗佐交易、围海控股、围海交易严峻危害公司及广阔中小股东的利益,对外构成越权和无权代表。一起,ST围海提出,存单出质给宝鸡支行的行为不对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收效,且上市公司及子公司不承当民事职责;判令宝鸡支行向上市公司及子公司返还总额6亿元的大额存单。 本年11月初,ST围海另诉冯全宏越权代表上市公司为一笔告贷担保,相同指向围海控股、冯全宏等人严峻危害公司及广阔中小股东的利益。 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